如何反对自由主义;为什么人会越来越淡漠?

  • A+
所属分类:生活百科

谢谢邀请回答如何反对自由主义!现在的人们都很现实,不论亲情,友情,还是爱情,没有钱谁也不行。不是现在的人越来越淡漠了,而是没有时间去走动了,都在与时俱进,都在向钱看,没钱寸步难行,压力山大。娶媳妇的彩礼,买车买房,然后再去还贷款,哪有时间叙前缘。亲情永远在,骨肉仍相连,淡化了旧观念,漠视了老传统,真金白银最实惠,没钱矮三分,有钱横着走。淡漠是短暂的,诱惑是一时的,而埋在骨子里的恩爱情仇是永远抹不掉的。每当在灾难面前,中华民族的同仇敌忾,爱国情怀就会自动显示出来。看似淡漠也好,冷漠也罢,真正在生死存亡面前,中华民族的儿女们,就会团结一心,众志成城,能把淡漠化厉剑,能把冷漠变壮士。平时赚钱养家,危时拿命护家,根本不是越来越淡漠了,而是越来越亲密聪明了。若不是太平盛世,哪来的淡漠一说;若不是幸福快乐,哪来的自寻烦恼。

为什么人会越来越淡漠?

如果你变成一只角马生活在非洲,你会怎么对付狮子等肉食动物?

大家好,我是一只小角马,我来自于非洲东部大草原,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大草原是我的家乡。我的爸爸是一名高大威猛的角马,据妈妈说它是打败了许多叔叔才与妈妈走到了一起。在你们眼中,我的长相可能有些奇怪,其实我自己也有些纳闷,为什么我长着山羊的胡子如何反对自由主义、野牛的头、马儿的脸呢?对了,对于我们的名字,我也赶到困惑,为什么我是牛科动物,反而叫角马呢?

如果你变成一只角马生活在非洲,你会怎么对付狮子等肉食动物?

带着这个困惑,我带大家一起来了解一下我的一生如何反对自由主义。

如果你变成一只角马生活在非洲,你会怎么对付狮子等肉食动物?

一只小角马的自述。

如果你变成一只角马生活在非洲,你会怎么对付狮子等肉食动物?

在我的家乡非洲大草原上,有着数以百万计的同类。由于这里受热带草原气候的影响,全年的平均气温都在25℃以上,而我出生的季节,正好是我的家乡塞伦盖蒂大草原从雨季转为旱季的时候,我的家乡的草地开始枯萎,为此,我的族人们不得不集结一起开始漫长的迁徙之路。

如果你变成一只角马生活在非洲,你会怎么对付狮子等肉食动物?

每年的夏季是我们族人繁殖的季节,而这个季节恰好是家乡的旱季,因此,即使繁殖也是在迁徙的路上完成的。由于家乡所有的食草动物都开始迁徙,所有,食肉动物也必须跟着我们的脚步。虽然从表面上看,我们族人浩浩荡荡有上百万之众,但是,这无疑也增加了族人被狮子、鬣狗捕猎的风险。

为此,我们在出生时,必须要在10分钟之内站起来,并且学会行走,不然就会拖累自己的母亲,甚至会葬送自己的性命,在我出生时就亲眼看到过与我一同出生的小兄弟被狮子一口咬死。

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要尽快的适应环境。

躲过了初生时的优胜劣汰,我跟随族群的脚步开始了漫长的迁徙之路。从我的家乡塞伦盖蒂大草原到我们迁徙的目的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大草原,需要步行3000多公里,从6月份要走到10月份。在此期间,我必须要收起我对世界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寸步不离的跟随着族群和母亲身边。

在到达马赛马拉大草原之前,我和族群的其他成员还要经历一次“死劫”,那就是我们要跨过布满了尼罗鳄的马拉河。人们将我们的这种行为成为“天国之渡”,在渡河的过程中,我目睹了大量的同伴被尼罗鳄咬住沉入水中,听到了无数次绝望的叫声。

终于,我们到了草地肥沃的马赛马拉大草原,在这里我将度过4个月左右的时间,在3月份,我的家乡重新进入雨季时,我就会回到那里。而整个过程与来时一样,除了要“天国之渡”外,还要时刻警惕狮子等食肉动物的捕杀。

由于见识了大自然的残酷和狮子的凶猛,所以长大后的我格外的小心翼翼,通常,我都会呆在族群中,尽量不单独外出,因为我们的嗅觉器官比较的灵敏,所以能够闻到狮子等捕猎者的气味,因此,狮子要想偷袭我们是很困难的。

其次,在日常中,我经常的练习跑跳,以至于我接近200公斤的体重都能跨过2米多高的障碍物,这大大降低了我被狮子捕猎的可能性。

但是,狮子毕竟是群居动物,它们擅长团队作战,在围追堵截下,我还是被狮群扑倒在地。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我还是没能逃过成为狮子食物的命运。

这就是我的一生。既然成为了角马,即使有着聪明的智商,但是在狮群面前也于事无补。

有的人问:如果人变成一只角马,它如何保证自己不被狮子捕猎?我只想说,每一种动物都有着自己的宿命,我们的这种形态限制了你做的事情。所以,当你成为一只角马,即使能够在角马群中脱颖而出,也很难逃过自己的宿命。

发表评论

:?::razz::sad::evil::!::smile::oops::grin::eek::shock::???::cool::lol::mad::twisted::roll::wink::idea::arrow::neutral::cry::mrgreen: